您的当前位置:领域 > 文学 领域
网上有好事者喜欢研究金庸小说发现在金庸武侠小说有一个特点,就是里面出现的“表哥”,从《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复到《连城诀》中的汪啸风,再到《倚天屠龙记》里的卫壁(朱九真的表哥),没有一个是正派人物,并由此归结出金庸不喜欢表哥的结论。
对此,更有网友补刀,金庸的表哥(大诗人)曾以“云中鹤”作为笔名,而《天龙八部》中,四大恶人排位最末的便是以该笔名命名的云中鹤,看来金庸是真的不喜欢这个表哥。
《说唐全传》中,秦叔宝与罗成表兄弟分别以秦家锏和罗家枪闻名。
当秦叔宝在罗成家时,二人萌生了互传自家武艺的想法,还各立毒誓:
秦叔宝发誓不瞒一路锏法,否则吐血而亡;
罗成发誓不瞒一路枪法,否则万箭穿心而死。
可真到传艺时,二人却又都留了一个心眼,各自隐瞒了自己的绝招“撒手锏”和“回马枪”。
最后,二人先后应誓,罗成被用计乱箭射死,而秦琼则久病吐血而亡。
《三国演义》作为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之一,改编自三国时期的那段动荡历史,剧情逻辑也极其严谨。
不过,在后世的各种研究之后,《三国》中的许多疑问也被人提出。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三大不明,即:
来历不明:作为《三国演义》中的顶级战将,虽然自称“河东解良人”,但对于其过往事迹,家族渊源却一点都没有提及,可以说是来历不明;
貂蝉去向不明:貂蝉作为《三国》第一美女,在小说中最后的出场是在吕布在白门楼即将被曹操擒杀之前,之后《三国》中就再没有任何对她去向的描述了,像“关公月下斩貂蝉”什么的都只能算是外传;
徐庶生死不明:徐庶在赤壁之战时完全洞悉庞统的连环计,但怀恨于曹操逼死母亲并没有向曹操揭穿,随后造谣西凉造反,向曹操请命,星夜离开赤壁是非之地,最后同样失去了描述,计谋是否被识破,生死如何都不得而知;
1920年美国诗人写下了著名诗歌《火与冰》。
数十年后,一个胖子从中受到启发:
“火是爱 是热情 是激情;
冰则是背叛 是复仇 是冷酷残忍的阴暗面”。
他以此诗篇命名,写下了史诗奇幻巨作《冰与火之歌》,还一反常态地在书中贯行着“主角可以死,胖子绝对不死”定律(定律在第六季以Hodor的死被打破)。
这个胖子就是乔治·马丁。
在旧版《射雕英雄传》中,曾有个重要的人物捕蛇女
捕蛇女性格刚烈,且对郭靖有微妙情素,只是自认为不如黄蓉而主动退出。
后来,杨康因得不到穆念慈转而愤怒强暴,而强暴的事情还被穆念慈知道了。
最后,放蛇咬了杨康,但最后还是生下了杨过,而穆念慈后来在铁枪庙找到中毒的杨康,不忍见他受苦,用铁枪头刺死他,然后殉情自杀。
在新修版中,金庸删除了捕蛇女这个角色,也删除了与她相关的所有剧情,并将杨过生母修改为穆念慈。
这一修改,虽然使全书布局比较紧凑,却是牺牲了感人的情节人物气氛,而且杨过性情激烈也与捕蛇女十分相似。
《三国演义》中,刘备声称自己是刘胜之后,汉室宗亲。
说实话,这个含金量低得实在可怜。
首先不说刘备是不是刘胜之后,就论刘胜这人,他是西汉汉武帝刘彻的异母哥哥,而刘备则是东汉末年人物,两人间隔300多年。刘胜喜好酒色,生有一百二十多个儿子。
加之,东汉是刘秀流血建立的新王朝,并非像南宋那般通过继承来的,和西汉并没有太大关系。
在刘秀建立东汉之前,他父亲刘钦可只是济阳县县令这样的小官。
刘备这种拉关系的方式,用周星驰的话说就是“拿前朝的血统,拉本朝的关系”。
20世纪时,随着金庸武侠在中国大陆的风行,金庸之名在中国也成了个金字招牌,只要有以金庸冠名的小说总能吸引无数的关注。
为此,中国也出现了许多武侠写手,为吸引众人目光,不是将自己的小说直接写成是金庸所著就是将自己的笔名取为全庸、金庸著等混淆视听。
于是,1994年,金庸在为自己的三联书社作品集写序时写道:
“为了使读者易于分辨,我把我的十四部长、中篇小说书名的第一个字凑成一幅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唯有一部短篇小说《》被排除在外)
《天龙八部》中,西夏公主梦姑李清露在小说里面从未摘下面罩,除虚竹之外也别无他人见过她的相貌。
不过,鉴于其李秋水孙女的身份,以及李秋水家族那恐怖的接近全显性的外貌基因,可推测其相貌极有可能与她表妹/姐的极尽相像。
想通了这点,也就不难理解金庸为什么要安排卓不凡抓威胁虚竹的桥段了,这也正是金庸为什么一定要强调虚竹长得丑的原因,毕竟以童姥对李秋水的仇恨,当她在西夏皇宫转悠,碰到个长得像李秋水的女人,总不可能给她送个帅哥吧。
只是可怜了段誉,本来就是因石像而爱上了与李秋水模样一般的,放弃了西夏驸马的竞选,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
一直以来,《红楼梦》都被认定是曹雪芹根据自己家道中落的经历写就的一部旷世奇作。
不过,奇怪的是,当时的皇帝乾隆却不这么认为。
据说,当年《红楼梦》是发现并予以保护的,后来呈送给乾隆皇帝。
乾隆看后感慨道:“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也即认定这本书的内容蓝本为纳兰明珠的家事,而其中贾宝玉的原型即为纳兰明珠的儿子纳兰容若。
每每有人向他人提起/推荐的小说《围城》时,人们总会想起一句话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站在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婚姻也罢、事业也罢,人生的欲望大都如此。”
事实上,这句话可以说是对《围城》内涵的最好阐述,但却并非引述自《围城》小说原文,而是出自妻子杨绛先生之手。
2015年《三体》获得美国素有科幻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从此在世界范围内大行其道,获得粉丝无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
据说,奥巴马在看完《三体1、2》后,因《三体3》英文版还没出版,于是让白宫的人找到出版社索要第3部的英文版。
对于这段故事,还是网上的传言更有趣,说奥巴马开始是让白宫给刘慈欣发邮件要第3部,但刘慈欣以为是垃圾邮件就给删了。
后来,美国政府还是通过中国外交部找上门才让刘慈欣意识到那不是垃圾邮件。
2013年网上出现一篇文章《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以全新的视角颠覆了网友们关于《射雕》的三观。
人们本以为《射雕》是一个穷小子逆袭白富美的浪漫爱情故事,最后却发现这TM是个王思聪追没带卡没带取款机就赌气离家的白富美的狗血爱情。
郭靖与黄蓉初次相遇后请黄蓉吃的第一顿饭被认为有高端5星级酒店的水准,花销折算上万RMB。
吃完饭后,黄蓉觉得冷,于是郭靖转手就把托雷(王子)送给他的纯色送给了黄蓉,价值约10-20万,同时还不忘把自己身上8锭黄金中的4锭(当零花钱)放在袋中,价值约110万RMB。
后来,郭靖果断又把堪比价值千万的全球限量版阿斯顿马丁级的汗血宝马小红马送给了黄蓉。
此时此刻,黄蓉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从此郭家是婆家。
《庄子·秋水》写道“北海若曰: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秋水》中的这段话衍生出两个成语“井底之蛙”和“夏虫语冰/夏虫不可语冰”。
后来,(文人)又在《原道》中化用了这句话写到“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于是又衍生出了成语“坐井观天”。
由此可知,“井底之蛙”和“坐井观天”里的这两只“蛙”并不是同一只,至少这两个成语就不同源。
清末时,章炳麟曾写书批判康有为,里面就曾写道“所谓井底之蛙不知东海者,而长素以印度成事戒之”,这更是直接表明“井底之蛙”是“不知东海”而非“坐井观天”之“蛙”。
1240年(鼠儿年七月),古蒙古语版《》成书。
后来,元朝覆灭,朱元璋得到了这本书。
得到书后,朱元璋命人用汉字拼写蒙古语又把书改造了一遍,得到一部“千年天书”版《》。
后来,原版《》神秘失踪,“天书”版却得以流传下来,成为后世研究蒙古历史的历史文献。
金庸先生在写《射雕英雄传》中蒙古部分尤其是成吉思汗事迹时,就曾在这本书中大量取材,后来写到《九阴真经》时,更是借鉴《》“天书”改造一事将《九阴真经》总纲设定为汉字表音梵文所写。
萧炎: 大家好,我叫萧炎,会炼丹,是里面最好的职业
林动: 大家好,我叫林动,会画符,是里面最好的职业
牧尘: 大家好,我叫牧尘,会布阵,是里面最好的职业
萧炎: 我喜欢一个女孩古熏儿,可他家古族势大,不让我们在一起
林动: 我喜欢一个女孩绫清竹,可她家九天太清宫势大,不让我们在一起
牧尘: 我喜欢一个女孩洛璃,可她家洛神族势大,不让我们在一起
萧炎: 小时候我没什么大志,只想打败纳兰嫣然
林动: 小时候我没什么大志,只想杀死林琅天
牧尘: 小时候我没什么大志,只想打败姬玄

萧炎: 我有异火,神级绝版装备
林动: 我有祖符,神级绝版装备
牧尘: 我有至尊法身,神级绝版装备
萧炎: 我戒指里有个药老,堪比攻略
林动: 我石符里有个貂爷,堪比攻略
牧尘: 我黑纸里有个九幽雀,堪比攻略
萧炎: 我有2个老婆
林动: 我也有2个老婆
牧尘: 我一直以为我也会有2个老婆的
萧炎 | 林动 | 牧尘: 我们背后都有一个网络写手,叫
1983年,马识途先生出版了长篇小说《夜谭十记》,小说由10篇篇幅不等的故事构成。
2年后,李华导演便将《夜谭十记》中的《》改编成电影《响马县长》搬上大银幕。
2010年,姜文再次将《》改编成电影《让子弹飞》,豪取6.59亿的票房,居当时影史票房记录第二。
1941年,后来成为中国武侠大作家的在联合高中就读时模仿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在学校的壁报上刊载《阿丽丝漫游记》一文:
阿丽丝小姐千里迢迢来到联高校园,兴高采烈遨游东方世界之际,忽见一条色彩斑斓的眼镜蛇东游西窜,吐毒舌,喷毒汁,还口出狂言威吓教训学生:‘如果…你活得不耐烦了,就叫你永远不得超生… 如果…’,眼镜蛇时而到教室,时而到寝室,或到饭厅,或到操场,学生见之纷纷逃避…”
讽刺训育主任沈乃昌权势俨然在校长之上。
为此,被学校开除了。
不过,幸好当时的校长张印通却是个非常好的教育家,他虽然未能为请得较轻处分,但还是帮他转入衢州中学。
《三国演义》中张松奉命拜见曹操,杨修为展现曹操大才,将他所著《孟德新书》给张松看。
看完之后,张松却说这是战国时无名氏所作,曹操这书是抄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张松还凭自己过目不忘的本领将书一字不漏地给背了出来。
曹操听说之后,心下生疑,于是把书给烧了。
当然,这是小说情节,不过历史记载曹操确实写过《孟德新书》,只是后来失传了而已。
当然,这故事倒不是瞎编的,它改编自南宋徐度《却扫编》中“荆公毁稿”的故事。
说北宋刘攽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要好,一次他偷看到的《兵论》手稿。
后来他在跟的谈话中就引用《兵论》中的观点,说自己在写一部这样的兵书。
听完后,以为自己的《兵论》没新意,就把它给撕了。
1933年,冰心在《大公报》上发表了一篇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
冰心的这篇小说发表后,引起平津乃至全国文化界的高度关注。当时的舆论普遍认为,小说中的“太太”影射的是当时同为拥有“民国才女”之称的,并将她与梁思成、徐志摩、金岳霖等人一一与小说中的人物对号入座。
据说看到文章时恰巧从山西回来,于是把带回一瓶醋托人送给冰心。
不过,冰心晚年接受采访是才对外澄清表示《太太的客厅》中“太太”的原型其实是陆小曼(看来徐志摩对应诗人是跑不了了)。
《三国演义》中描述,曹操晚年之时,深受头痛病之苦。不过曹操是如何患上这病的呢?按华佗的说法是因为“欲望过多,思虑过盛”,但这很难说是病根。
对于曹操这病的根源,《三国》中曾有一个很不起眼的细节,即曹操在中,吕布曾
“将戟于操盔上一击,问曰:‘曹操何在?’操反指曰:‘前面骑黄马者是他’吕布听说,弃了曹操,纵马向前追赶”。
呃,曹操的脑袋被人用戟砸过(一击),虽然有头盔保护,但砸他脑袋的可是三国第一猛将吕布啊。
会不会曹操这偏头痛就是当时这一击留下的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