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领域 > 历史 领域
1986年,奉行“以专制来结束专制”的蒋经国解除了38年的戒严令,开放“党禁”、“报禁”、“书禁”等在内的30多种相关法令。戒严令解除后,民进党立刻在台北宣布成立。
不过,在戒严令解开初期,国民党“立委”还占据“国会”绝对多数,可以凭借规则通过各种法案。
1988年民进党朱高正为此暴怒跳上主席台殴打"长"刘阔才,自此拉开了台湾延续至今的“议会”暴力时代的序幕。
1995年,台湾""斗殴还因证明“政治人物拳打脚踢比向其他国家发动战争能获得更多利益”而获得当年的搞笑诺贝尔和平奖。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集结16国军队组成联合国军支援韩国,而其中有一支便是来自于的5000人奇葩旅团。
旅团在进入朝鲜战场之后,立马碰上志愿军对韩美军队的强烈进攻,于是立刻接到联合国军指挥部命令去护卫防线侧翼,初上战场的部队根本就分不清哪些是志愿军哪些是韩军,结果把好不容易逃出了志愿军包围圈的韩军第6师溃兵当成志愿军给包了饺子。
后来,这支部队又伏击了一支“中国军队”,并成功缴获青天白日旗一面。
这面旗帜至今还被珍藏在其国家博物馆中展览至今。
19-20世纪,美国两大发明家爱迪生与因交直流电之争而展开电流之战。在这场大战当中,爱迪生一直致力于打压,抹黑交流电。为此,爱迪生经常雇佣小学生抓来一些猫狗并用的交流电做实验把它们电死,以此显示交流电的危害。
1888年爱迪生甚至还雇佣夏努·布朗与他共同发明了死亡刑具电椅,并通过贿赂美国一些州政府官员,把当地的死刑由传统的绞刑改为使用交流电的电椅,即电刑,以期望人们将交流电污名化为“行刑的电流”“死亡的电流”。
不过,最后爱迪生的直流电公司终究还是倒闭了,电椅倒是后来慢慢普及到了美国所有的州直至21世纪。
《两只老虎》是中国著名的儿歌,只要是在中国长大的人,对这首歌绝对不会陌生。不过,如果这里不说,很多人可能都会以为这是一首中国儿歌,毕竟一般人都没听过外国版本。
《两只老虎》最先起源于,原名叫做《雅克兄弟》。不过原歌曲的歌词和老虎无关,歌词愿意大致是“雅克兄弟,你还在睡吗?早晨铃响了,叮,当,咚”。《雅克兄弟》创作于18世纪,创作时间非常早,而且影响范围特别广,在全世界各国有各种版本。歌曲传入中国后,中国人民充分发挥自己的改编才能,先后将这首歌改编成了数首抗战/革命/改革歌曲,如《北伐军歌》、《国民革命歌》(郭沫若改编,还被国民政府短暂地当成国歌使用)、《土地革命歌》等。想想,《两只老虎》当国歌,这场面简直不忍直视。
至于现在的《两只老虎》版本的歌词起源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只留下一些传说。其中一个版本是这样的:
相传当年郑成功去台湾时曾带去了两只老虎,后来这两只老虎逃到了大街上。由于台湾当地人没见过老虎,还以为是两只猫,纷纷上前观赏,不想老虎伤人,当地人一怒之下把两只老虎打得面目全非,后来有人就根据这段故事写了这首儿歌。
在欧洲各国当中,俄罗斯算是开化比较晚的国家了。在俄罗斯早期,俄语并不规范,主要分裂为南俄方言和北俄方言,而在文学作品方面,也是佳品寥寥,以至于连俄罗斯上流社会都对自家的语言不屑一顾,使用的语言都主要是,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甚至到了适婚年龄还不懂的连结婚都是个问题,而出身贵族的普希金也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甚至俄语都还是在外婆的强迫之下才开始学的,在这之前他连俄语都不会说。
不过,长大后的普希金却在民族情感的驱使之下抛弃了,开始以俄语写作,先后创作大量现实主义的戏剧、小说、诗歌和童话,并为为后世在这些体裁的俄语创作上树立了典范,甚至还以一己之力规范了现代标准俄语。
在普希金过世后的半个世纪中,俄罗斯文学迎来了一波发展的高潮,莱蒙托夫、果戈理、别林斯基、赫尔岑、冈察洛夫、屠格涅夫、涅克拉索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奥斯特洛夫斯基、萨尔蒂科夫-谢德林、托尔斯泰和契诃夫等国际知名的俄罗斯文学大家相继问世,而俄罗斯上流社会也开始转变了对俄语的传统印象。
美国总统里根曾讲过的苏联段子:
苏联拥有汽车的家庭不足七分之一,绝大多数汽车都是给官老爷开的,政府给他们配公车,配司机啥的。某天,警察局接到命令,遇到任何人超速……无论是任何人都要开罚单。
从他的乡间大宅的别墅出来,回克里姆林宫有点来不及了,豪车和司机在外面等着他,他让司机坐后排,他来开车,然后一路狂飙,从两名摩托骑警身边经过。一名警察去追他的车,而这警察很快就回来了,同伴问:给他开罚单了吗?他说:没开...
「啥?」同伴惊讶的问:「为啥没开啊?」
「哦,」他说:「这人身份太牛逼了。」
「那个,」同伴说:「上面说逮到谁都开罚单啊。无论是谁都得罚啊。」
「哦,」他说:「不行、不行,这人...我真不能罚。」
同伴问:「这人是谁啊?」
他说:「我没认出来,但他的司机是!」
金庸武侠中,华山派是个举足轻重的存在。《射雕》中,五绝可以华山论剑7天而不受人干扰,看来当时华山派还不存在,再到《倚天》中,华山派门人首现光明顶,算是正式登场。
奇怪的是,金庸武侠中却从未提起过华山派的开派祖师是谁。不过,虽然小说未写,但史料却有记载。
历史记载,王重阳死后,全真七子在北方广泛传播全真教,并且各立支派。
七子之一的太古子离开后梦见神人传授《周易》秘义,后又顿悟重阳真人教诲,于是在一石桥下悟道六年。
悟道大成后,开堂演道,广收弟子,最终创立华山派,为此,华山派又称全真华山派。
对,《神雕》中失手杀死杨过孙婆婆的那个就是他了。
在美国,有个奉行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组织叫KKK党,即3K党。3K党极其歧视有色人种,巅峰时期曾拥有高达4百万以上的成员,甚至包括许多知名政治家。
1922年,美国第33任总统就曾经向一位朋友交了10美元加入3K党,但由于同时反对天主教的3K党成员希望他如果再次担任郡法官的话就不再聘用任何有天主教背景的官员。
对于这点,无法接受,于是后来退出了3K党,还要回了自己那10美元的会费。这么算起来,他可能比特朗普还右,至少特朗普没有加入过这么个臭名昭著的组织。
美国第40任总统(总统名)是历届美国总统中出了名的段子手。在演讲当中,他曾经说过他甚至曾给当时的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讲过一个段子,他说
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俄国人争论谁的国家好,
美国人说:你瞧,在我们国家,我可以直接走进椭圆形办公室,我可以敲着总统的桌子,对他说 总统先生,我不喜欢你的治国方式。
俄国人说:这我也能啊。
美国人说:你也可以?
俄国人说:是啊,我可以走进克里姆林宫,走到总书记办公室,敲着桌子对他说:总书记先生,我不喜欢总统的治国方式!
听完这个段子,戈尔巴乔夫都被他给逗笑了。
围棋,起源于中国,但到了近代,中国围棋式微,与日本围棋的差距甚至比军舰上的差距还大。
民国北洋政府总理是一个铁杆围棋爱好者。他在家里还搞了个围棋俱乐部,客人来下棋还发奖金,搞得家里各路棋手川流不息,据说每个月花在围棋上的钱有上千银元。
后来有一天,因缘际会找了个日本人中岛比多吉对弈,连败数场,最后找来了民国国手张乐山、汪云峰等人才挽回了面子。
紧接着,中岛比多吉不甘,也找来了当时还只有四段水平的28岁友人高部道平。高部道平一到,张乐山、汪云峰根本不是对手,双双大败,到最后连在被让两子的情况下都胜少败多,这基本上就是业余棋手和职业棋手之间的差距。
消息一出,棋坛震惊。
南方棋坛听说这事后,纷纷不服,表示要邀战高部道平,最后任然被打倒让两子的窘境。
从此,中国掀起了一股向日本围棋学习的高潮:中国传统的“座子”制度被废除,中国原本的传统“执白先行”修改为日本的“执黑先行”...
1905年,作为日本军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将领,率领装备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在日俄战争中全歼俄国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成为了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
据传,深受阳明心学的影响,随身携带的一颗刻有“一生伏首拜阳明”七字的印章,以表示自己对阳明心学创始人王守仁的崇敬之情。
周星驰1993年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宁王广招人才,意图造反,尤其希望将唐伯虎纳入麾下,但被唐伯虎巧妙拒绝。
不过,据史料记载,开始时的唐伯虎却没能有如此的先见之明,于正德九年应了宁王朱宸濠之聘。
不过,很快唐伯虎就发现了宁王的造反动机,于是“佯狂使酒,露其丑秽。
宸濠不能堪,放还”,终得脱身。
正德十四年,宁王起兵叛乱,但很快就被后来极大影响明朝政坛的心学创始人带兵平定俘获,而唐伯虎因早脱身而免受牵连。
19世纪美国南北战争之前,美国已有大量黑奴陆续获得自由。这些黑人获得自由后,部分被送回非洲,并在非洲建立了一个从宪法到国家政体机制和机构都效仿美国的国家
当时,许多人认为这个国家拥有美国式的政治体制,肯定能够很好地发展下去。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相反,而今的它依旧作为一个农业国存在,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72%,粮食不能自给,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以色列作为一个议会共和制国家,其国家总统作为国家元首,却是个虚职,不掌握行政职权,所以这个国家谁当总统其实都不太所谓。
1948年,以色列宣布独立建国后,有“以色列之父”之称的魏茨曼出任以色列第一任总统。
1952年,魏茨曼死后,以色列政府看重大科学家在世界的名声和影响力而邀请毫无政治经验的他担任第2任总统,被拒绝了。
在美国,每一任总统在就职当天照例都会发表就职演说。
1793年,美国第1任总统华盛顿连任时的演讲只有135个词。这是迄今为止最短的美国总统就职演讲。
史上最长演讲的则当属第9任总统,他的就职演讲有8578个词,讲了一个半小时,不幸的是他就职当天恰逢寒流天气。
为此,在就职没几天,他便罹患肺炎,32天后逝世,成为美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总统。
1949年,国民党退守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败退台湾的国民党为体现自己并非仅仅手握台湾一个省份,依旧为中国正统,于是在失守福建时将“福建省政府”也一并撤退到依旧属于福建省的岛(县)。
直至今日,“福建省政府”作为台湾当局福建省行政管理机关,并设有最高领导“福建省政府主席”一职,依旧管辖2个县区。
蒙古定宗二年,召见金朝遗老张德辉,就辽金的没落衰亡问题,向他提问说:“或云‘辽以释废,金以儒亡’,有诸?”
面对这个说法,张德辉断然加以否认,说辽、金的废亡是当政者治国无方,以致国力衰微,民生凋敝,最终国家衰亡,佛家、儒家哪里来的过错?
不过,也是想多了,拒绝汉化的元朝最后还没有辽和金活的长。
公元前221年,嬴政灭六国而一统天下,称帝,号秦始皇,本想万世传承,不想二世而亡。
秦始皇没做到的,邻国日本倒是做到了,虽然方式有点憋屈,大权旁落。
日本到现在为止只存在一个朝代——
作为的君主,日本天皇号称“万世一系”,即这个朝代自日本开国以来便从未间断过,到目前为止已延续了125代天皇,是世界上目前已知国祚持续时间最长的朝代。
当然,后来明治天皇通过明治维新重揽大权,接着裕仁天皇又借着上升的国力发动二战,最后也差点害得自己被砍。
1930年前后,天津的《天风报》缺少一个武侠长篇。此时,当时还是天津电话局局长秘书的陈寿民在家人的鼓励之下,以《蜀山剑侠传》为名向《天风报》投稿并获得采纳。自此,作为仙侠小说鼻祖的《蜀山剑侠传》诞生了。后来,日军侵占华北,日本人想与他合办刊物,他不答应,结果被抓去关了两个月。
新中国成立后,武侠/仙侠小说创作为当时所不容,不得不中断《蜀山剑侠传》的更新,甚至被迫于1956年在报上写过关于神怪荒诞小说的公开检讨。
1959年,中风,此时他本想若有机会,希望有一天能够将《蜀山剑侠传》完成,可惜到1961年他离世时他的这个愿望也没能完成。
19世纪70年代,台湾,傍晚,一名中学女英语教师陈云英下班回家,她老公给她端来了一杯开水说:“如果我不见了,你可能要像王宝钏一样,苦守寒窑十八年……”。这时,陈云英感觉奇奇怪怪的,但并不以为意。
1979年某日,陈云英被告知她驻守金门的丈夫不幸罹世,尸首全无,她不信。数年之后,陈云英接到消息,她丈夫正在美国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攻读博士,当年她丈夫的“罹世”背后的真相其实是从金门游泳叛逃大陆,她丈夫当年对她的那番奇怪话语就是暗示他的这一志向。这名女教师的丈夫则是日后对中国经济发展尤其是农业经济发展极具影响与贡献,2008年出任世界银行副总裁的林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