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特神话,芬恩·麦克库尔与高尔·莫纳酒后的费奥纳骑士团内斗

星级:
凯尔特神话,芬恩·麦克库尔在一次宴会当中,因为高尔·莫纳对费格斯等宴会助兴人员的赏赐比他多,对高尔非常不满,最终导致与莫纳一族发生冲突,导致己方一千一百人死亡,而对方仅有六十一人死亡。两周之后,二人找到至高王康马克等人评判,最后,裁判者弗拉里认为是芬恩一方先动的手,高尔一方免于赔偿,但芬恩一方损失惨重,所以也免于赔偿。之后,二人重归于好。

凯尔特神话,高尔·莫纳因为曾经杀死过费奥纳骑士团首领芬恩·麦克库尔的父亲库尔,因此二人虽然都在奥纳骑士团中位列高层,但却一直离心离德,虽然在抵御外敌时能够协力作战,但一旦外敌退去,相互之间又可能剑拔弩张。

在一次芬恩举办的招待费奥纳骑士团的宴会上,费奥纳骑士团的重要成员都有参加,芬恩的儿子莪相、孙子奥斯卡、“美男子”迪卢木多、卡尔特·马克·罗南,以及莫纳一族的高尔·莫纳、科南·莫纳等人。宴会上,芬恩坐在宴会现场的主位,而坐在他对面荣耀之座上的则是与他亦敌亦友的副手高尔·莫纳,其余高层则分列左右。

宴会刚开始时,大家有说有笑,把酒言欢。后来,带到大家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在醉意当中言行也变得大胆了起来。接着,便是费奥纳勇士团的诗人费格斯吟诵诗歌的环节,费格斯用着优美的诗句歌颂了芬恩和他的祖先们的英雄事迹。当费格斯诗歌吟诵完毕,芬恩和他儿子莪相以及孙子奥斯卡非常满意,将大量的金银珠宝赏赐给了他,这赏赐之丰富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大感意外。

之后,费格斯又转向高尔·莫纳,用同样优美的诗句赞美了莫纳一族,让莫纳一族在诗歌吟诵过程中惊叫连连,甚至连高尔·莫纳本人都随之附和了起来。等费格斯一吟诵完毕,高尔·莫纳竟拿出比芬恩高出一倍有余的珍宝赏赐给了费格斯。不仅如此,高尔·莫纳给其他诸如竖琴师、预言者以及杂耍人等为酒宴助兴的人的赏赐也明显多于芬恩,颇有挑衅意味,这也让芬恩及其部署极为不满,也让宴会笼罩在一层不安的气氛当中。

看到高尔·莫纳如此阔绰的赏赐,芬恩不禁向他询问他是如何获得如此多财宝的。听到芬恩的询问,高尔·莫纳心中早有准备,说那都是从哪些维京海盗那里抢来的,还挑衅意味十足地说从芬恩的父亲库尔还没被他杀死的时候就开始了。说完,高尔·莫纳还不忘洋洋得意地跟芬恩讲述当年芬恩的父亲库尔是如何针对自己,鼓动‘至高王’与自己为敌还将自己赶出爱尔兰,又跟着自己去了不列颠、挪威、纳维亚半岛,自己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跟来然后将自己赶走,最后自己只能把他杀了,听得芬恩怒火中烧,但最后为了维持费奥纳骑士团内部的和平又不得不压下怒火。

不过,就在芬恩成功冷静下来之后,高尔的弟弟科南·莫纳又开始起哄了,而芬恩的兄弟“白肤”凯瑞尔为了维护芬恩又开始与科南·莫纳对骂,最后二人吵得不可开交,开始演变成了一场酒后斗殴,首先是凯瑞尔将抓起一把食物扔向科南·莫纳,接着科南·莫纳用拳头重重得砸在凯瑞尔脸上,两人扭打在了一起。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双方除了芬恩和高尔·莫纳没有加入战斗外,几乎所有人都被卷了进去,整个宴会现场一片混乱。最后,还是芬恩的儿子菲奥兰带着三百名费奥纳勇士将高尔所有部下全部赶出宴会厅,然后双方在外面由芬恩和高尔·莫纳领头进行了一场惨烈的厮杀。这场厮杀,导致芬恩方一千一百个男女死亡,而高尔·莫纳一方则只死了死了十一个男人和五十个女人(这数字肯定是个芬恩黑给的)。

战斗结束之后,芬恩坚持要找“至高王”康马克·麦克·亚特作评判,否则便要和莫纳一族分道扬镳。对此,高尔·莫纳也表示没有异议。

两周之后,芬恩和高尔·莫纳带着各自的人马来到塔拉王城请“至高王”康马克作出裁决。在裁决现场,高尔·莫纳要求事情经过必须由当时在场的中立第三方人员费格斯在向神明发誓后陈述,否则自己绝对不接受这场裁决。对此,芬恩也表示赞同。

之后,费格斯按照高尔·莫纳的要求向神明发誓后,从芬恩的兄弟凯瑞尔攻击科南·莫纳导致冲突开始,将事件前后原原本本地娓娓道来。当“至高王”康马克听到费格斯说,这场冲突竟然导致芬恩一方一千一百人死亡,而高尔·莫纳一方仅有六十一人死亡之时,显得那么地不可思议。费格斯对此解释道,当时高尔·莫纳用自己的盾牌挡下了对方大部分的攻击,护住了他的族人,这才出现如此悬殊的结果。

听完费格斯的陈诉后,弗拉里原本判决高尔·莫纳一方为受害方,因为是芬恩一方的凯瑞尔先动的手,但“至高王”康马克认为高尔身为一名士兵应该反抗首领芬恩,因此判决莫纳一方首先受到攻击,免于对芬恩一方的赔偿,但芬恩一方损失更为惨重,因此也无需对莫纳一方进行赔偿。

当“至高王”康马克做出以上裁决之后,芬恩和高尔·莫纳都表示愿意接受,并且彼此亲吻了对方,重新握手言和。

最新评论

星级:
参考资料
编辑者:
编辑日期:
反驳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