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神话,洛基的吵骂,洛基是如何以一人之力怼翻北欧诸神的?

星级:
北欧神话,在诸神黄昏即将来临之前,洛基曾在埃吉尔的酒宴上兴起杀死了埃吉尔的一个仆从费玛芬格,继而导致他被赶出宴会。后来,洛基以当年与奥丁的结拜誓言为由重返宴会,但接着就爆发了他与几乎所有阿萨诸神的一场激烈骂战,将所有阿萨诸神的丑事揭了个底朝天,最后还是在索尔的威胁之下才离开宴会的。

在北欧神话中,恶作剧之神洛基与阿萨诸神的关系往往是若即若离。在阿斯加德刚刚建立之初,洛基与阿萨诸神还算保持比较友好的关系,但当洛基对阿萨诸神的恶作剧越做越过火时,阿萨诸神越来越难以忍受洛基的胡作非为了,再加上后来阿萨诸神又将洛基的三个怪物子女,巨狼芬里尔,世界之蛇耶梦加得和死亡女神海拉,不是囚禁就是放逐,让洛基与阿萨诸神之间的嫌隙变得越来越难以弥合,最后只能相看两厌。

终于,洛基与阿萨诸神之间的矛盾在海神埃吉尔的一场酒宴中爆发了。在这场酒宴中,洛基与阿萨诸神之间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口角之争,使得洛基与阿萨诸神之间的矛盾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事情发生在海神埃吉尔每年冬天为阿萨诸神举行的例行酒宴上。埃吉尔曾以家中没有一口足够容纳诸神酒量的锅为由想要拒绝诸神让他举办酒宴招待他们的要求,没想到后来索尔真的在巨人希密尔家中找来了一口符合要求的锅。之后,这口大锅就一直被放在埃吉尔家中,而原本在各家轮流举办的冬季酒宴也就此被固定交给可怜的埃吉尔每年举办了。

时间大概是在光明之神巴德尔即将被洛基设计杀死前不久,埃吉尔再次例行为诸神举办酒宴。酒宴现场,阿萨诸神中除了索尔还是例行东征巨人之外,其余诸神基本全部到齐。席间,埃吉尔的两个仆人费玛芬格和埃尔迪尔将酒宴安排的极其周到,于是诸神纷纷对埃吉尔和他的两个仆人交口称赞。不过,这称赞的话语不知为何,听到洛基耳中却被认为是对他的奚落,于是拔刀就把费玛芬格给杀了。

阿萨诸神见状,纷纷拿起武器向洛基兴师问罪,并将其驱逐到荒野之中。洛基见势不妙,步步退却,后转念一想,自己与奥丁结拜时曾发誓同甘共苦,没道理他有酒喝而自己没有,于是又厚颜折返回了酒宴。

当洛基再次现身埃吉尔的酒宴时,诸神一见到他,原本热闹非凡的酒会现场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很快,洛基打破了这尴尬的寂静,他说自己已经干渴难耐,让诸神为他腾一个位置出来。诗神布拉基听完,立刻回答说给你腾座位是不可能的事,你这种人根本没资格入席。对于布拉基的话,洛基根本不予理睬,他只是看向奥丁,然后反问奥丁难道忘记了结拜时“有酒共享,绝不独饮”的誓言了吗。奥丁听完,脸色突变,接着让森林之神维达起身,给洛基让座。

维达听到奥丁的命令,只得准从,起身之后还给洛基的牛角杯斟满蜜酒。对于维达的让座,洛基自然不会客气,坐下之后,拿起牛角杯就开始向诸神祝酒,也开始了自己与诸神的狂怼骂战。

首先,洛基针对的是刚刚阻扰自己入席的诗神布拉基。他在向诸神祝酒时,独独排除掉布拉基,说这杯酒布拉基不配喝。

布拉基知道洛基现在正在针对自己,但为了维系阿斯加德内部的和谐,于是和气地对洛基说,愿意赔偿他一枚戒指。

洛基哪里理会他的言辞,继续骂布拉基是个软骨头,最怕的就是打仗,一见到别人射箭就吓得往后缩。

布拉基听完,立刻反驳说洛基是个骗子,自己无论文学才气还是战场杀敌都是内行,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手捧洛基的头颅以解心头之恨。

洛基说,布拉基确有诗才,高谈阔论时确实像是一个英雄,打仗起来却是一个狗熊,见到敌人立刻转身就逃。

这时,坐在布拉基身边的伊敦立刻接过话语,劝布拉基别再跟洛基一般见识了,一定要克制。

洛基见伊敦插话,立刻将炮口转向伊敦,骂她是一个淫荡成性的骚货,见到男人就想勾引,最后甚至还嫁给了杀掉自己兄弟的凶手布拉基。

伊敦听到洛基将自己心底最痛的伤疤揭开,脸部骤然间变得通红,但还是不想与洛基为敌,只是缓缓地说道,自己没想过和洛基对骂,只是来劝架的,免得他们二人最后拔刀相向。

这时,弗丽嘉的侍女葛冯听不下去了,于是让伊敦夫妻两个阿萨神祇别再跟洛基吵了,点明洛基现在就是在寻衅滋事。

洛基听完,再次调整枪口,让葛冯闭嘴,还骂葛冯是个下贱的女人,只要谁送她串珠宝她就跟谁好。

这时,奥丁见势不妙,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对洛基加以制止,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奥丁发话让洛基不要再胡说八道了,葛冯通晓过去未来,预知能力不下于自己,不是洛基能得罪得起的。

奥丁本以为,以自己的权威,洛基必然会乖乖闭嘴,但谁也没想到现在的洛基早已骂得疯狂了起来,甚至将枪口转向主神奥丁。他直接叫奥丁闭嘴,还骂奥丁做事不够光明磊落,常常把胜利送给本不该赢的人。

奥丁见洛基没有丝毫收手的态度,于是也对骂了起来,承认自己不够公正,但话锋一转就反问当年洛基消失的那八个月去哪了,变成母马之后跟谁滚混,回来的时候还带回了只小马驹。

面对奥丁的嘲讽,洛基也不示弱,说你当年不也经常变成巫婆,穿着女人的衣服,跑到人类世界到处施法,不也没个男人该有的样子。

弗丽嘉见洛基跟奥丁还在相互揭短,于是也来打圆场,说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你们两个就别再往事重提了。

洛基连奥丁的劝说都不听,跟别说弗丽嘉了。于是,枪口再次调整对准弗丽嘉,骂她是个轻佻风骚种,还揭出她曾跟奥丁的两个兄弟威利和维上过床的往事。

弗丽嘉一听到自己心中最不想提及的不堪往事竟然被洛基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当场就怒了,骂洛基不知好歹,还搬出自己的宝贝儿子光明之神巴德尔,说她儿子巴德尔就坐在这大厅当中,如果洛基继续这样胡说八道,他保证巴德尔会找他拼命。

在这阿萨诸神当中,除了雷神索尔,洛基怕过谁。洛基反过来威胁弗丽嘉,说自己早有让巴德尔从这个世界消失的打算,以后弗丽嘉别想再见到巴德尔了。

芙蕾雅见洛基连弗丽嘉都敢威胁,于是对洛基说,你真的是疯了,竟敢威胁弗丽嘉,还说出了自己心中这么邪恶的计划。

洛基回骂芙蕾雅,让芙蕾雅闭嘴,说芙蕾雅表面上看好像是一个纯洁无瑕的仙女,但实际上在场所有的神祗和侏儒,哪一个都上过她的床,甚至连自己的哥哥弗雷都不例外。

这时,尼奥尔德见自己的女儿受辱,于是上前打圆场,说男欢女爱,人之常情,然后反讽洛基说,倒是有个男人,自己生了个孩子(斯莱普尼尔,奥丁的坐骑),还领回了阿斯加德,现在还被拴在门外,这才让人吃惊呢。

洛基反击尼奥尔德,说他只是个扣在阿斯加德的人质,还揭出他儿子弗雷是他和他妹妹私通生下的秘辛,调侃他们家兄妹通奸是祖传的。

这时,提尔听到洛基连一向友善待人的弗雷也被牵扯进来了,于是想帮他说几句话。他让洛基吵架时别把宽厚仁慈的弗雷扯进来,赞扬弗雷是阿斯加德出色的勇士,不会让少女流泪,不会勾引别人的老婆,甚至对囚犯都极为仁慈。

洛基听到提尔的话语,立刻来气,于是提起提尔失去右手的事,骂提尔是个不守信用的小人,就是因为他不守信用,手才会被芬里尔一口要掉的,还抖出当年提尔老婆出轨跟他生了个儿子,而提尔什么赔偿都没能要到的事。

这时,弗雷见为自己发声的提尔被骂,于是也开始言语攻击洛基,说自己已经看到芬里尔狼还在河口受罪的画面,如果洛基再不住口,小心自己也会被囚禁起来。

洛基回击弗雷,嘲笑弗雷为了娶盖密尔的女儿葛德,连自己的胜利之剑都给搭上了,提醒他到时候诸神黄昏到来的时候,看他拿什么跟巨人战斗。

海姆达尔虽然一向与洛基不和,但看他已经得罪了大半的阿萨神祗,于是说洛基醉了,让洛基别再发酒疯,胡说八道,让大家都难堪。

洛基见又有人入局,于是调侃起海姆达尔来,说海姆达尔是个劳苦命,天天为诸神放哨,一天休息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还得经常趴在地上听动静,搞得自己满身泥土,生活没一点乐趣。

斯卡蒂见洛基还不收口,于是也加入骂战,骂洛基不识好歹,猖狂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阿萨诸神囚禁绑在巨石之上。

洛基看了看斯卡蒂,说自己命中注定会被诸神绑在巨石之上囚禁,但那也是将来的事,而斯卡蒂的老爹夏基却早已在阿斯加德被阿萨诸神给杀了,然后又将当年他与斯卡蒂通奸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这时,希芙也不知怎么想的,笑盈盈地上前给洛基斟酒、劝酒,还对洛基说诸神或多或少都有些缺点,还好自己是阿萨诸神当中唯一一个完美无瑕的人。

洛基拿起希芙倒的酒,一口喝下,然后对希芙说,假如阿斯加德真有一个完美无瑕的人,那个人肯定非希芙莫属,希芙对索尔确实情深意笃,为了保全名节从不勾引男人。接着,疯狂的洛基话锋一转,说希芙有一个秘密只有他知道,那就是希芙除索尔之外其实是有一个情郎的,那就是他洛基。

顿时,屋外雷声大作,索尔回来了。他一进门,就听到了洛基的那些话语,愤怒地让洛基闭嘴,否则小心他手中的雷神之锤妙尔尼尔。

洛基一向惧怕索尔,但此时他确实喝得有点高,回骂索尔说,索尔你既然这么厉害,那为什么在诸神黄昏到来时不敢去和巨狼芬里尔战斗,还眼睁睁地看着奥丁被它一口吞下。

索尔大怒,对洛基说,如果他敢再多嘴,绝对要用雷神之锤把他打死,丢到东征的路上。

洛基一听到东征这词眼,立刻想到了他们当年东征乌特迦·洛奇的事,忍不住又多嘴了起来,然索尔别再自夸了,当年东征时躲在巨人手套里瑟瑟发抖的画面他还历历在目,行进途中连别人的食物袋都打不开最后差点饿死,还说自己是英雄呢?

索尔听到自己当年的丑事都给曝了出来,气得青筋暴露,拿起雷神之锤就想把洛基给杀了。

洛基见势不妙,知道索尔的性格,于是悻悻地离开了酒宴。在离开酒宴之前,洛基还不忘对主人埃吉尔揶揄一番,说埃吉尔费尽心思举办酒宴讨好诸神有什么用,诸神黄昏到来时,他的所有房子和财产,注定要被火巨人一把火全部烧光,到时候就算哭爹喊娘也没用。

最新评论

星级:
参考资料
编辑者:
编辑日期:
反驳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