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神话,诸神黄昏前的芬布尔之冬都发生了些什么?

星级:
北欧神话,诸神黄昏前的芬布尔之冬连续持续了三个季度,人类世界的秩序开始崩坏,魔法与诅咒也被削弱,尼德霍格啃穿了世界之树的一条根系,被囚禁的芬里尔和洛基都因魔法的削弱而成功逃脱,世界之蛇米德加德开始从深海上岸,死神海拉用死人指甲打造了纳吉尔法,火巨人与霜巨人都在筹备攻打阿斯加德事宜。

北欧神话,诸神黄昏之前,光明之神巴德尔死后不久,九大世界因为失去光明之神的祝福,曾陷入了一段漫长而寒冷的冬天,这个冬天被称为芬布尔之冬(Fimbulvetr)。芬布尔之冬连续持续了三个季度,分别被风之冬、剑之冬、狼之冬。

在这个漫长的寒冬里,世界的秩序开始崩坏,魔法与诅咒也变得不再稳定。

在人类世界米德加德,人类在刚开始进入芬布尔之冬之时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比往年更为寒冷的冬天而已,并没有把它当成什么大事,但当第一个冬天过去时,人们却惊讶地发现他们期待的夏天却没能如期而至,而冬天的风貌似刮得更加猛烈。此时,米德加德的人类人心开始躁动不安,毕竟他们大部分人也只是勉强地准备了一个冬天的粮食储备,于是人类世界的秩序开始崩塌了。

为了食物,兄弟之间也可以相互残杀;人伦败坏,强奸乱伦到处都有发生;暴力横行,到处都是打家劫舍刀剑相向的场景;世间凋零,无处觅食的饿狼开始成群结队进入人类世界啃食随意丢弃的尸体…

兄弟间将自相残杀,
变成彼此的死对头;
姐妹的幼女孩童,
被他们的亲属糟蹋。
这是个艰苦的时代,
通奸行为四处横生。
这是斧头的时代、刀剑的时代,
盾牌都被一分为二。
而在世界毁灭之前,
则是风的时代、狼的时代。

——《埃达·女占卜者的预言》

另一方面,在神与巨人的世界,由于魔法与诅咒的松动,

毒龙尼德霍格感觉到了世界之树正在变得异常脆弱,于是连同巨蛇格因(Goin)、摩因(Moin)、格拉巴克(Grabak)、格拉弗沃鲁德(Grafvollud)、奥弗尼尔(Ofnir)、和斯瓦弗尼尔(Svafnir)一起加快啃食世界之树的根,并且成功在诸神黄昏到来之前将世界之树的一条根系啃断;

巨狼芬里尔也感觉到绑在身上由侏儒打造的绳索格莱普尼尔开始松动了不少,心中开始燃烧起了挣脱的希望,于是不顾插入口中巨剑带来的痛苦,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也在诸神黄昏到来之前从格莱普尼尔的束缚中解脱了出来;

巨狼芬里尔的两个儿子,斯库尔(Skoll,嫌忌)与哈梯(Hati,憎恨),它们明显感觉到它们所追逐的拉着太阳与月亮的马车跑起来已经没有以前快了。在以前,它们只能偶尔追上它们并将它们短暂的吞入腹中,但很快又会被快速奔跑的马车从它们腹中拉出来。这次,它们看着前面拉车的马疲惫的样子,信心十足地认为自己很快就能追上它们,最后同样成功地在诸神黄昏到来之前将它们永久吞入腹中;

邪神洛基也开始有了感应,绑在他身上的绳子本来就不是像绑缚他儿子巨狼芬里尔的格莱普尼尔那样的法宝,而是诸神残忍地杀死他儿子纳尔弗后,取出他儿子纳尔弗的肠子用魔法加固后做的。他感觉到诸神的魔法正在削弱,于是不顾头上毒液的滴落,不顾当年俊俏的面容被完全毁灭,含泪奋起反抗,他要向诸神复仇,他的剧烈反抗还给带来了比以往更加频繁的地震,终于也在诸神黄昏之前摆脱了束缚;

世界之蛇米德加德即便在深海之中,也感觉到了世界的恶,开始将脑袋慢慢地探出海面,蠕动着自己环绕世界的身躯,想要完成它出生的使命,前往阿斯加德,毁灭诸神,尤其是他命中注定的对手索尔,上次被索尔用牛头钓出海面还被他一锤重伤的仇一定要报。不过,在它成功在诸神黄昏到来上岸之前,它的身体掀起的滔天巨浪已经把米德加德的人类毁灭了大半,但这又怎么会在它的考虑当中呢?

地狱赫尔海姆,死神海拉将自己多年来收集的死人指甲汇聚了起来,打造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帆船纳吉尔法。她要用这艘船将有意毁灭阿斯加德的巨人、怪物以及亡灵大军源源不断地运送到诸神黄昏的战场维格利德(Vígríðr),海拉的宠物地狱犬加姆也兴奋地格尼柏山洞前唁唁狂吠,甚至在没得到主人的允许下私自扯断了绑在身上的粗大铁链,只为快点杀进阿斯加德;

火之巨人苏尔特尔也感觉到世界的巨变,这次的巨变甚至强过他上次经历过的奥丁三兄弟大战霜巨人始祖尤弥尔那次,他认为这次自己一定不能再次错过这样的大战,上次的大战他缺席了,最终导致诸神做大,自己则被迫带着自己的子孙龟缩在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直到今天。苏尔特尔开始筹备兵器,清点人马,要与诸神一决高下;

约顿海姆的霜巨人也开始在巨人赫列姆的号召之下集结,赫列姆已经和死亡女神海拉勾结已久。海拉准备在诸神黄昏到来的前夕,将自己的巨舰纳吉尔法交给父亲洛基,然后由洛基掌舵将赫列姆召集的霜巨人大军运往诸神黄昏的战场维格利德(Vígríðr)。

图像小部件
最新评论

星级:
参考资料
编辑者:
编辑日期:
反驳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