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神话:雷神索尔唯一一次被“碾压”的经历——讨伐巨人乌特迦·洛奇

星级:
北欧神话,雷神索尔曾在一次与洛基、希亚费一起讨伐巨人的过程中,被乌特迦·洛奇的障眼法“碾压”,甚至导致信心严重受挫。

北欧神话中,如果要评比第一战斗力,那么雷神索尔必然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在阿斯加德建立以后,奥丁已经老了,扮演更多的是“智者”而不是“战力”的角色,雷神索尔几乎成为了阿斯加德心中“定海神针”的角色。每次阿斯加德碰到巨人的威胁,诸神第一个想到的必然是雷神索尔这个巨人杀手,无名巨人修建阿斯加德城墙时是如此,最强霜巨人赫朗格尼尔撒野阿斯加德时也是如此。

不过,雷神索尔在北欧神话中也并不是所向无敌的,他甚至曾经在一个巨人面前一败涂地,甚至导致他在事后信心全无。

那是在一次索尔例行的讨伐巨人的经历中,与以往讨伐巨人时他总是一个人单独前往不同,这一次他带上了恶作剧之神洛基一起行动。他和洛基驾着他那辆雷厉风行的山羊战车前往巨人国度约顿海姆外域(Outyards),讨伐当地的外域之王乌特迦·洛奇(Utgard-Loki,也称“外域的洛基”)。

洛基不愧是恶作剧之神,他和索尔刚一出发,在一户农夫家中借宿,就成功怂恿农夫家的孩子希亚费打断了索尔千叮万嘱绝对不能破坏的山羊腿骨,吸食骨头中的骨髓,最后导致索尔的山羊复活后无法恢复到原本的状态,神力也部分流失到了吸食他骨髓的希亚费体内。机缘巧合之下,让希亚费获得了甚至超越普通神明的神速。

索尔没有办法,只好把两只山羊留在农夫家休养,但同时带走了农夫的孩子希亚费作为仆从一起上路。索尔一行离开农夫家后,一直赶路来到了一片树林。这时,天也渐渐暗了下来。因为树林不太好过夜,于是他们开始寻找一个可以过夜的地方。突然,他们看到了一所大房子。房子非常巨大,但也很空旷,里面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到了午夜时分,他们突然感觉房子在剧烈地颤动,同时还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索尔一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一晚上都没睡。

第二天一早,索尔走出房子,突然看到房子外面正睡着一个比普通巨人还要巨大的多的巨人,而昨天晚上的巨大噪音竟然只是那个巨人的鼾声,而房子的震动也只是巨人睡觉转身导致的。这个巨人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平时杀巨人如砍瓜切菜般的索尔,此时也只是紧紧抓着自己手中的雷神之锤妙尔尼尔防备对方的攻击,而不敢轻举妄动。

那个巨人看到索尔,自我介绍说自己叫做斯克里米尔,并表示自己认识对方,知道他是雷神索尔,然后反问索尔“你对我的手套做了什么?”这时,索尔一行才发现,自己昨天借宿的那所大房子其实只是那个巨人斯克里米尔的一只手套。

后来,巨人斯克里米尔又和索尔一行聊了一会,然后一起吃早餐。期间,巨人斯克里米尔问索尔,是否能让他与他们同行,索尔说没问题。吃完早餐后,巨人斯克里米尔又跟索尔说,既然要一起同行,那不如把他们的干粮全部放到一起,他原意把他们的干粮一起背在身上,反正也不重。索尔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于是也答应了。

之后,他们就一起赶路,往外域方向前行。一路上,巨人斯克里米尔都一直都在前面领路,而索尔一行则是在后方苦苦追赶。到了夜里,巨人斯克里米尔终于累了,于是找了棵大树给他们过夜。巨人斯克里米尔把背在背上的干粮包袱交给索尔,然后对索尔说,他累了,想睡觉,让索尔打开包袱自己自己拿干粮吃。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平常力大无穷的索尔竟然在拿到包袱之后,对包袱毫无办法,他怎么也打不开绑在包袱口上的绳结。接着,索尔又试了其它各种办法,都不能打开包袱,于是一怒之下拿起自己的雷神之锤,在巨人斯克里米尔的脑袋上重重砸下。这时,巨人斯克里米尔感觉到一点异常,醒来后问索尔,刚刚是不是一些树叶落在他头上,还关切地问他们有没有用过晚餐。索尔见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无法伤到对方分毫,于是谎称自己已经吃过晚饭了,现在也准备入睡。

午夜时分,巨人斯克里米尔再次发出巨大的鼾声,索尔再次想到了今天的遭遇,忍无可忍,于是再次拿起雷神之锤在斯克里米尔的头顶给他重重一击。之后,巨人斯克里米尔再次感觉到了异常醒来,问索尔刚刚是不是一颗橡树的果实落在他的头上。索尔见对方将自己的重重一击当成橡树的果实的掉落,心中骇然,同时更加坚定要找准时机杀死对方的决心。

第二天早晨,索尔见到巨人斯克里米尔再次陷入沉睡,于是借着微弱的光线找准巨人的太阳穴,再次全力将雷神之锤砸向巨人,甚至将雷神之锤深深砸进了巨人体内,只能看到一点锤柄。只是,让索尔惊讶的是,巨人斯克里米尔看上去还是毫发无损,悠然醒来,然后对索尔说刚刚是不是有一只小鸟落在他身上,害得他提早醒来。之后,巨人斯克里米尔再次和索尔一行一起吃早餐。吃完早餐后,巨人斯克里米尔把索尔的干粮还给了索尔,然后向索尔道别,并告诫索尔在外域比他高大强壮的巨人多的是,让索尔低调行事。

与巨人斯克里米尔分别后,索尔一行带着沉重的心情继续前行,很快就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巨人乌特迦·洛奇的城堡——乌特加德堡。在乌特加德堡门前,索尔本想用力将大门推开,但是大门实在太重,于是一行人只好爬过围墙进入城堡。

在城堡的大厅之内,索尔一行见到了域外之王乌特迦·洛奇,并向他表示了问候。不过,乌特迦·洛奇却意外地没有正眼看他们,还直接开门见山地说知道他们来自阿斯加德,还点名索尔,知道他就是传闻中的雷神索尔,还知道他是来讨伐自己的,然后话锋一转,说如果想要打败自己,那还得看他们是否有这个能耐,并问他们都会些什么技能,表示想先跟他们切磋切磋。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洛基,他对乌特迦·洛奇说,他最擅长的就是吃饭了,没能能在吃饭的速度上胜过他。乌特迦·洛奇听完洛基的话语,嘴角微微一笑,召来了一个名叫罗吉的人让他和洛基比赛。他们在地板上放置了一个木质食槽,食槽内部放满了各种美食,然后让洛基和罗吉分别从食槽的两端往中间吃,到两人碰头的时候,谁吃的长度更长,谁就获得胜利。比赛开始,洛基和罗吉都开始疯狂地进食,最后两人在食槽正中间碰头,但是洛基吃过的食槽内还留下了大量的骨头,而罗吉所吃过的食槽内,别说骨头,就连食槽都被他当成饼干给吃下肚了。这一局,乌特迦·洛奇方罗吉获胜。

第二个站出来的是索尔新收的仆从希亚费。希亚费对乌特迦·洛奇说,他最擅长奔跑,想要和乌特迦·洛奇的人来一次赛跑。乌特迦·洛奇听完,召来了一个名叫“胡基”的年轻人,让他和希亚费比试赛跑。比赛在城堡外的一块平原进行,平原上有一圈跑道,谁先跑到跑道的终点并且折回到达起点,就算赢。结果,他们共计进行了三轮比赛,每一轮比赛胡基都将希亚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而且每一轮都比前一轮拉开的距离更大。第二局,乌特迦·洛奇方胡基获胜。

最后,索尔站了出来,说自己最擅长喝酒了,想和人比拼酒量。听完,乌特迦·洛奇拿出自己的牛角酒杯递给索尔,说这样的酒杯是他们城堡里的人惯用的酒杯,酒量好的人可以一口气将里面的酒全部喝完,还有一些人需要用两口,只有最可怜的人才需要三口喝完。索尔接过乌特迦·洛奇手中的酒杯,感觉也不是很大,看上去只比普通的牛角酒杯长了一点而已。这时,索尔正好有些渴了,他想他只一口就能将杯子里面的酒全部喝完,于是仰头就开始喝了起来。只是,在索尔喝酒的时候,他总感觉杯子里面的酒一直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好像永远也喝不完似的。当索尔一口气过了,他想要看看自己刚刚喝了多少,于是停下来往杯子一看,却发现杯子内的酒只比刚开始时下降了一点而已。索尔看完大怒,发誓第二口一定要比第一口喝的更多,结果第二口喝完,他发现自己喝完第二口后杯子里的酒下降高度还没第一口多。于是,索尔开始全力喝下第三口,最后实在喝不了了,低头一看,发现杯子里面的酒确实下降了不少,但还是没能喝完。第三局,还是乌特迦·洛奇方获胜。

索尔输了之后,不服气,想要重新比过。乌特迦·洛奇说,原来传闻中的雷神索尔也不过如此,太让他失望了。接着,乌特迦·洛奇说,他有一只猫,有点重,他们这里的年轻人经常喜欢把他的猫抱起来玩,本来以为索尔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不准备让他试,但看他这么弱,拿就让他试试。说完,乌特迦·洛奇就把自己的灰猫给召了过来。索尔一看这灰猫,觉得这猫虽然体型巨大,但对于常年猎杀巨人的他而言,举起来绝对不是什么问题。于是,索尔上前来到猫的肚子下面,准备将猫高高举起,却发现这猫比想象中的要沉得多,最后只能勉强地把猫的一条腿给抬了一起来。第四局,依旧是乌特迦·洛奇方获胜。

面对这自己的接连失败,索尔彻底怒了。他对乌特迦·洛奇说,自己还擅长摔跤,让乌特迦·洛奇找个人跟他比试摔跤。乌特迦·洛奇再次露出轻蔑的笑容,说索尔太弱了,自己随便在城堡里面找个人都可以战胜他。说完,乌特迦·洛奇就把一个老妇人爱丽给召唤了过来。索尔见状,更是火大,但因为之前确实输了太多,也没好意思发火,只是默默地接受了比赛。比赛一开始,索尔就使尽全力想把老妇人摔倒,但是他却惊讶地发现,无论自己多用力,对方都只是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而那老妇人只随便一用力,索尔就立刻站不住。最后,乌特迦·洛奇走上前去,跟索尔说,没必要再比下去了,他算是看清楚了,索尔比他城堡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弱小。这时,天也已经暗下来了。乌特迦·洛奇让索尔一行在城堡住一晚,然后第二天从哪来,回哪去。索尔一行经历了一系列的失败,哪有反驳的底气,于是按照乌特迦·洛奇所说在城堡内住了一晚。

第二天,乌特迦·洛奇在招待完索尔等人早餐之后,将他们送出了城堡。乌特迦·洛奇问索尔,对这次的旅行感觉如何。索尔丧气地回答说,他承认乌特迦·洛奇的强大,也认识到自己的弱小。乌特迦·洛奇看到索尔满脸垂丧,心中也是不忍,于是对索尔道出了所有的真相。原来这一切都是障眼法。其实,早前索尔一行碰到的巨人斯克里米尔也是乌特迦·洛奇所化,而他愿意为索尔一行背干粮也是早有预谋,他预先在自己的包袱口帮上了一根铁线,索尔打开包袱的时候不得其法,当然无论怎么用力都打不开。还有,索尔对他的三次重击,其实每一次都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存在,只要有一次被击中,这世界没有一个巨人能够幸免于难。乌特迦·洛奇为了准备受到索尔的攻击,一直都没敢真的入睡,当索尔攻击他的时候,他都会将事先准备好的小山挡在前面,抵消掉索尔的攻击。至于在城堡中的较量,同样也是障眼法。第一场比赛中,和洛基比赛的罗吉其实是野火的化身,洛基是真的把食物全部吃完了,而罗吉只是把所有的食物连同食槽一起烧掉;第二场比赛中,和希亚费比赛的胡基其实是乌特迦·洛奇思想的化身,希亚费的速度确实很快,但永远不可能快过思想;第三场比赛中,索尔喝酒用的牛角杯底部其实连着海洋,索尔虽然只是让牛角杯内的酒水下降了一点,但这也是海平面下降的高度;第四场比赛中的猫,其实是世界之蛇耶梦加得的化身,索尔把它的一只脚给抬起来已经吓坏很多人了;第五场比赛中,和索尔摔跤的爱丽(年迈,老年)其实是老年的化身,没人能够打败她。

当索尔听完乌特迦·洛奇的解释,怒火中烧,举起自己的雷神之锤就想给乌特迦·洛奇致命一击。只是,此时的乌特迦·洛奇却离奇地不见了,随之消失的还有他的城堡。

图像小部件
最新评论

星级:
参考资料
编辑者:
编辑日期:
反驳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