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得过梅毒,还传染给了妻儿

星级:
林肯在和妻子结婚之前就感染了梅毒,大概是1835-1836年在胡子镇感染的。1842年,林肯和妻子玛丽·托德结婚,而玛丽·托德晚年死于精神错乱,这很可能就是梅毒导致的,并且梅毒很可能是导致他们3个孩子早夭的元凶。

在西方,有一本著名的书名叫《天才、狂人与梅毒》,这本书收录了世界上那些曾经感染过梅毒的著名人物,里面有冒险家,有艺术家,有政治家,有文学家,还有有哲学家 ... 他们演绎一场贯穿西方500年、横跨各个领域的梅毒名人展。这些人有希特勒、哥伦布、尼采、王尔德、梵高、林肯、贝多芬、乔伊斯、舒伯特、舒曼、福楼拜、莫泊桑…… 他们大多数人因为当时的时代限制,医学不够发达,在感染梅毒之后,梅毒便伴随着他们的余生,给他们的精神与肉体带来无尽的折磨。

《天才、狂人与梅毒》的作者叫德博拉·海登,她本人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精神病学系授课,同时非常喜欢研究各种档案、信件和报导,象侦探一下从各种旧纸堆里发现很多不为人知的联系和八卦。

这里主要讲述的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的林肯感染梅毒是始末。

根据《天才、狂人与梅毒》中收集的资料显示,林肯曾经告诉过他的好友赫恩登他感染梅毒的事,并且还猜测梅毒应该是他在胡子镇感染的,时间大约是在1835-1836年间。威廉·赫恩登是林肯的朋友,曾经为林肯作传,两人合伙律师事务所18年。1891年1月,赫恩登写信给林肯传记合著者“友人魏克”,希望他不要将这个秘密写进去:

1887年,我在绿堡跟你提过,林肯还是小男孩时就得了梅毒,我一直没有详细说明,现在且让我道其原委。

大约在1835或者1836年,林肯在胡子镇和一位女孩有一段邪恶的激情,并且因此染上恶疾。林肯告诉我这件事,我记在心里,后来一时愚蠢写在我的小记事本上,又将记事本借给拉蒙,却忘了将这件事擦掉。1836到1837年,林肯搬到斯普林菲尔德与斯皮德住在一起,两人相当亲近。我想这时候他开始发病,他写了一封信给德瑞克医生(可别指望相信我们的医生),信的后半部他没有给斯皮德看——他不希望他知道这件事。

斯皮德告诉我,林肯这封信有一部分不让他看。斯皮德写信给我说,他认为林肯给德瑞克医生的信有提到他、林肯对于安·拉特利奇的疯狂迷恋等等以及她的死亡。你可以在我们写的《林肯的一生》中找到斯皮德写给我的信。给德瑞克医生的信,一部分是关于他的疾病,并没有斯皮德以为的疯狂着迷情事。我记事本上所写的是一件荒淫的事,不该让世人看到。多年来,我一直希望将那笔记涂掉或烧掉。我写信给你,唯恐当年的荒淫往事将被揭露与误解。戴维斯法官说林肯不只对许多女人有强烈的热情,据我所知,这是很明确的事实;他对于结婚多年的妻子很冷酷,这也是事实。我写这封信给你详细解释,以备未来之需。我非常后悔对这件事情的所作所为。

赫恩登认为玛丽·塔德与亚伯拉罕都染患梅毒,因为他们一共生了4个小孩,但只有长子罗伯特长大成人,其余3个小孩全部夭折,而梅毒可能就是导致林肯的孩子们过早死亡的元凶。

1865年4月14日,林肯在福特戏院被约翰·布斯枪杀。在林肯死的时候,他的梅毒病症还没有进入后期显现阶段。根据记载,在担任总统之前,林肯一直遭受着情绪波动、头痛和便秘的痛苦。19世纪50年代,他的一个助理记录道:“他通便不畅的时候,总是会恶心头疼——他会吃蓝色药丸——很多蓝色药丸。”这所谓的“蓝色药丸”,其实是一种胡椒粒大小的药丸,里面包含纯液态汞、甘草根、玫瑰水、蜂蜜和糖,而水银是当时一种治疗梅毒的典型药剂。

另外,他的妻子玛丽·塔德很可能就是因为梅毒并发症死的。玛丽·塔德在晚年时住在芝加哥,她曾一度精神错乱,被送到私立的贝勒鲁精神病院,而精神错乱正是梅毒后期的典型症状之一。

最新评论

星级:
参考资料
编辑者:
编辑日期:
相关领域

反驳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