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香蕉危机——大米七“灭绝”,香芽蕉上位

星级:
在1950年代以前,世界上主要种植的香蕉品种其实是一种叫做“大米七”的香蕉品种。后来,因为全世界的大米七香蕉种植园纷纷染上香蕉枯萎病1号(TR1),全世界的蕉农因此大量破产,最后不得不改种次品“香芽蕉”,也就是现在市场上最主流的香蕉品种。

香蕉是人类消耗最多的水果之一。不过,近几年来,网络上却充斥着大量“香蕉艾滋病”的新闻,说现在在全世界的香蕉种植园中,有一种叫做“黄叶病热带型4号生理小种(TR4)”的疫情正在扩散,香蕉树对这一种病几乎完全没有抵抗力,一旦染上,几乎必死无疑,而且一死就是一大片,如果这种TR4疫情在全世界的香蕉种植园,那么香蕉将就此灭绝,并且预计在不久的将来,TR4疫情将蔓延到全世界,到时吃香蕉就是一个问题了。

很多人在听到这一类新闻的时候,可能会觉得这是危言耸听,认为香蕉都已经在这个世界存在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灭绝。确实,TR4疫情的扩散确实不会导致香蕉这个物种的灭绝,但很可能会导致现在香蕉最主要的品种香芽蕉的大量死亡,并重塑世界香蕉品种种植格局,而且这种事情其实在上个世纪曾经发生过一次,这很可能会成为第二次。

在果树种植领域,果树的繁殖其实并不靠种子发芽成长这种有性繁殖,而是靠扦插、组织培养等无性繁殖。这主要是因为通过有性繁殖培育出来的果树在基因上会和母株有非常大的差异,导致其结出的果子在口味上会和母株相差极大,但如果是通过无性繁殖培养出来的果树,那这颗果树基本上就相当于母株的克隆体,其基因将与母株完全一样,结出来的果子在口味上与母株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现在,市场上大部分的香蕉之所以口味如此相似,就是因为它们大多数都是从一棵母株通过无性繁殖培养而来的。这些香蕉的品种叫做“香芽蕉”,又叫“华蕉”,英文名称为“Cavendish”,因此也叫“卡文迪许香蕉”。现在,世界上99%的香蕉都是这个品种,也就是说世界上99%的香蕉树,其实都是从同一株母体培育出来的。

无性繁殖培育出来的果树能够很好地保持与母株相同的口味,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基因太过单一,一旦一株果树对某种疫情完全没有抵抗力,那意味着其他同品种的果树也不会有抵抗力。这种基因缺陷会导致果园一株染病,全果园的果树将全部染病,一死死一片。非常不幸的是,现在占世界99%产量的香芽蕉就对上面所说的TR4没有任何的免疫力。目前,TR4病菌已经在中国、东南亚和澳洲扩散开来,甚至很有可能会扩散到全世界。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到时候香芽蕉可真的就危险了,到时全世界的蕉农势必选种其他香蕉有抗病性的品种作为替代,但口味绝对不如现在的品种,就像上个世纪50年代一样。

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世界上种植的香蕉大部分都不是现在主流的香芽蕉,而是一种叫做“大米七”的香蕉品种。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吃的香蕉的口味其实和20世纪50年代之前人们吃到的香蕉口味是不一样的,而且相差很大。美国作家丹恩·凯波曾在他的著作《香蕉密码——改变世界的水果》当中曾经形容现在的香芽蕉和大米七香蕉之间的差距,他说:

“如果大麦克的口味是哈根达斯级别的,那么华蕉的口味就是超市里廉价的冰淇淋而已”

没错,现在我们主要吃的香芽蕉和大米七香蕉在口味上的差距就像是廉价冰淇淋和哈根达斯之间的差距。其实,这点我们也能想象,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大米七香蕉称霸世界的时候,香芽蕉也同样有人种植,而当时的人大多数都愿意种植大米七香蕉不就因为他的口味嘛。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世纪60年代前后,当时“黄叶病热带型1号生理小种(TR1)”肆虐全球,导致当时种植大米七香蕉的蕉农大量破产。蕉农们为了避免TR1对于果园的伤害,最终放弃了大米七香蕉的种植,最后只能选种次品香芽蕉。香芽蕉虽然在口味上远不如大米七香蕉,但是至少对TR1病菌免疫。

大米七香蕉是19世纪初法国博物学家鲍定在东南亚游历时发现的。鲍定在发现大米七香蕉之后,带了些球茎到加勒比海上的马提尼克的植物园种植。

1835年,法国植物学家普亚又把大米七由马提尼克带到牙买加。

1870年,美国的电报号船长贝克从牙买加运了些大米七到美国出售,并开始他进口香蕉的事业。

1885年,贝克和普雷斯顿成立波士顿果品公司,大量进口大米七,大米七自此成为进口到美国的主要香蕉,并最终称霸全球香蕉市场。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世纪初黄叶病热带型1号生理小种(TR1,俗称“巴拿马病”)的出现。TR1彻底改变了世界香蕉品种的格局。TR1是由一直真菌感染导致的,一旦感染香蕉,就会导致水分及养料无法输送,使香蕉树中心部分萎缩发黑,2-3年内更可令香蕉园内所有香蕉彻底枯萎。更可怕的是,这种真菌的孢子能潜伏在泥土中30年以上,因此一旦感染过的土地,就不能再种植香蕉,而且这种真菌能通过水滴及依附在机器或鞋子上的少量泥土传播。遏制黄叶病传播的唯一方法就是销毁种植园所有植物,并关闭整个种植园数十年。因为这种真菌的孢子可以在土壤中存活30年以上,杀菌剂对它们根本无效。

1904年,TR1开始在在美国的夏威夷首发现。

1910年,Erim F.Smith在古巴的香蕉病组织中分离得到病原菌。

1919年Brandes首次确证了病原菌的致病性。

1935-1939年香蕉枯萎病在巴拿马、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哥伦比亚等国大面积暴发流行,导致90%以上的优质大米七发病,约4万hm2香蕉园遭毁。

1960年左右,大量农地被迫荒废,种植大米七的公司都几近破产 ,直到他们开始转种香芽蕉。

1965年,最后一批大米七运抵美国售出。

由于黄叶病扩散,大米七已在美洲和非洲绝迹,但部分大米七仍存在於泰国。

对于TR1对香蕉的威胁,美国其实在20世纪20年代就有非常强烈的预感。1923年,美国出现了一首轰动一时的歌曲《是的!我们没有香蕉》(Yes! We Have No Bananas),歌曲讲述的就是香蕉因黄叶病而供应短缺的情况。

现在,我们也正处于21世纪20年代,或许在几十年后的21世纪50-60年代,我们现在主要吃的香芽蕉也会步上大米七的后尘,走上“灭绝”的道路,而替代它的将会是另一种更难吃的香蕉品种。

最新评论

星级:
参考资料
  编 辑 者:
  编辑日期:
相关领域

参考资料
0
0
反驳 支持